传统故事如何跟紧时代,《天乩》以另一种方式诠释《白蛇传》

中国刀具网 2019-11-10


来源:影视独舌(ID:dusheme)

作者:申兑兑



“祖师度我出红尘,铁树开花始见春。化化轮回重化化,生生转变再生生。欲知有色还无色,须识无形却有形。色即是空空即色,空空色色要分明。”

?

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的《白蛇传》可谓源远流长,不仅让白娘子、小青、许仙等人物家喻户晓,也为西湖、雷峰塔、金山寺等地增添了几分神话色彩。缠绵浪漫的断桥相遇、地动山摇的水漫金山寺等经典故事片段,让人妖殊途的悲剧宿命深入人心。

?

近日,一部《天乩之白蛇传说》(以下简称为《天乩》)在爱奇艺热播中,此剧借助《白蛇传》的故事内核,增添了“甜虐”元素与现代思维,重述流传千年的爱情传说。



创新性故事构架,为民间传说打开了格局


无论是口耳相传的民间传说,还是变化莫测的神话故事,都为《白蛇传》的新编提供了极大的想象和创作空间,而《天乩》巧妙发挥了这一优势,可谓是在诸多改编版本里,最为创新、大胆的一版。

?

这集中体现在故事架构上。

?

杨紫饰白夭夭


首先,与女主白夭夭与男主许宣所对立的,是妖界之首的妖帝、龙王之子饕餮、前世被困的蛟龙,组成的“祸害三界小分队”,他们使白夭夭与许宣等人面临的考验与磨难更加复杂,且不可预知。而齐霄与小青则是患难与共、几世纠葛的挚友。这样的设定,使剧情背景更为宏大。

?

其次,几位主角所面临的爱情阻隔也从“人妖不可相恋”的无理教条,变成“宿命论”。

?

如果说,以上的“祸害三界小分队”,让几位主角的责任与性命皆受到考验,那么爱情的磨难则来自于青帝、白帝、骊山圣母等,所预知的宿命。许宣天生所带的“七杀命格”与齐霄“所收最后一只妖是小青”,两种宿命横亘在爱情面前,让主角的命运更是跌宕起伏,剧情发展更为一波三折。

?

任嘉伦饰许宣

最后,故事核心也并非只是纠葛于白夭夭与许宣的个人情爱,而上升到了众生平等。从许宣的前世紫宣为囚蛟龙牺牲自我,与白夭夭分离千年,到许宣与白夭夭仅有的几次误会,皆因“人”、“妖”、“仙”平等的诉求,再到白夭夭为救苍生、避免自己坠入魔道而甘愿被困雷峰塔……处处体现了此剧众生平等的立意、化小爱为大爱的格局。

?

原本的《白蛇传》,倾向于歌颂白娘子与许仙的自由恋爱,以及对封建教条的反抗。《天乩》则侧重于为众生牺牲、对宿命抗争的精神,这种表达更加现代。

?


颠覆性人设改编,为“纯爱”故事注入现代思维


除了故事背景,《天乩》在人设的改编上,也十分大胆。

?

白夭夭不再是温婉贤良的白娘子,最初在遇到许宣的前世紫宣时,她还是一条迷迷糊糊、不谙世事的小白蛇,可以说是白纸一张。被紫宣收留,化成人形后,紫宣悉心教她琴棋书画与做人的道理,上演了一场“养成系”恋爱,以及白夭夭的进阶性成长史。

?

故事的男主也不再是懦弱、毫无主见、手无缚鸡之力的许仙,而是前世深明大义、无所不能,第二世傲娇腹黑的许宣。许宣的人物设定不但有意思,而且鲜活饱满、复杂立体。


?作为药师宫治病救人的宫上,张嘴闭嘴就是钱,锱铢必较又自恋,但同时面对原则性的事情,从不含糊,智商爆表又行事果决。在爱情上,轻而易举地让白夭夭走进自己的“套路”中,令白夭夭承认是她先追的自己。遇到危险时,能随时化身紫宣出来保护众人,从不掉链子。当师妹一再犯错时,他用自己的方式,既惩罚了师妹,也不忘报师傅的养育之恩。宫上不失原则且忠义两全的举动,使他人物魅力立现。

?

紫宣影响白夭夭与人为善、心怀苍生,告诉她:“人心最经不起试探与猜测”,许宣教导白夭夭要爱憎分明、找寻自我,对她说,“你不需要为我改变任何的东西”。任嘉伦的演绎,为角色加分不少,一个站姿、一个神情,便能让观众清晰分辨哪个是紫宣,哪个是许宣。

?

茅子俊饰齐霄


齐霄与小青也不是烘托主角的功能性角色,而是不可替代的人物。从是非不分、爱使小心思,到最终为了情与义牺牲自己,小青的成长线也很有可看性。齐霄常常陷入情义与责任之间两难的境地,但他的自我坚守与牺牲,终究没有辜负任何一方,最终选择隔绝情缘,皈依佛门。

?

齐霄与小青面对爱情总是相互试探,小青问:“如果有一天,你也喜欢上妖怎么办?”齐霄转过身去,回答:“不可能的。”当小青对许宣赞口不绝,说他为人正直大度,从不嫌弃自己是妖,齐霄蹙眉道,“我也没嫌弃过你啊”。这两人之间的“甜”与“虐”,不输白夭夭与许宣的爱情线。

?

《天乩》的播出模式是“会员可一次性看完全集”,这种播出模式极为大胆,足见对全剧质量的信心十足,因为哪怕其中几集有些闪失,都可能影响整部剧的口碑。但《天乩》显然经受住了这种播出模式的考验。

?

李曼饰小青


许宣举手投足间的“撩”,白夭夭自带萌点的“呆”,齐霄与小青之间的掐架拌嘴,四个人之间的肝胆相照与爱恨纠葛,看得人上一秒欢乐,下一秒泪目。小编一口气看了下去,剧中人之间形成了一个彼此生发激荡的戏剧磁场,让人欲罢不能。

?


讲传承重开拓,传统文化也有时代生命力


因民间智慧与时代审美,《白蛇传》的故事也几经流变,从美貌蛇妖勾引柔弱书生,到贤良淑德的白娘子与许仙悬壶济世传成爱情佳话。如今,《天乩》在故事背景与人物设定上的突破,也是对赋予传统文化以时代生命力的探索。

?

传统文化自然有其魅力与传承的价值。

?

何杜鹃饰冷凝


《天乩》保留了对人间真爱的执着。白夭夭为了成为凡人,与许宣相伴终老,而舍弃了自己修行千年的法力,她说,“我舍弃千年法力,若换取一世相守,夫复何求?”最后一集中,白夭夭去断桥,在西湖雨景中等待许宣,许宣撑着红伞赴了断桥之约,雾气氤氲、残雪似银,延续了这一浪漫民间故事的精髓。

?

《白蛇传》的爱情故事也得以保留和升华。从报恩的故事到前世的爱情缘起,从既叛逆又温婉的白娘子形象,到如今的白夭夭形象,这个角色不再仅有“妖性”或者接近“神性”,而是更加靠近“人性”。

?

刘学义饰斩荒


白夭夭“初次为人”,是接受紫宣教导,学习如何辨别人心,心存善意,如同现实社会初入职场的小白;许宣是在大义与爱情之间两全的典范,正如他所说,“小白我要护,三界也要护”,符合现代审美;齐霄是天生的正义扞卫者,虽然剧中给他出的难题不断,遇到的困惑最多,但他的不忘初心可给当代年轻人做参考;小青是会犯错误的“捣乱”角色,虽做过错误选择,但被白夭夭的“人性”所教化,也能“回头是岸”。

?

每个角色都结合时代的审美,脱离了教条桎梏下的符号人物,矢志不渝的“纯爱”没变,但更加贴近现代思维。几位主角独立成长,又相辅相成,《天乩》的世界因此而复杂精微。

?

傅方俊饰饕鬄

除此之外,故事也保留了“水漫金山”这一经典场景。但《白蛇传》中白娘子因救许仙,而义无反顾。《天乩》中,则是反派力量导致的“水漫金山”,使白夭夭这一形象并无因爱情而置苍生不顾。

?

《天乩》中,每个人物都进行过艰难纠结的选择,无论是顺应天命还是打破“宿命论”,都以己之力进行命运的对抗,无一人心存侥幸,哪怕是小青的一众小妖朋友,也都不畏牺牲、懂人间道义。白蛇也并非只是为了爱情抗争,新的故事更突出了万物平等的价值内核。

?

第20集中,许宣替师妹冷凝顶罪入狱,却未料到冷凝将杀人之罪嫁祸给了鲤鱼精,鲤鱼精被逼焚火殉情。白夭夭失望质问许宣:“妖,就该如此轻贱,获得如此下场吗?”剧中,处处是这样的拷问。


剧中传统势力以“人”、“妖”、“仙”的身份,作为判断对错善恶的标准,映射了现实社会某些生而不同,无法消除的偏见。这是白夭夭所抗争的,也是主创团队要批判的。

?

影视剧无疑是传播传统文化最有效的方式,但对于民间故事的传播,不能只是简单的回归与复制。扎根现代的土壤、符合大众审美、赋予更高层次的追求与价值体现,才是继承传统的意义所在。这也是《天乩》为民间故事新编提供的方法和思路。



本文已取得以下公众号授权,未经原文授权,不得转载

给你小鱼干!





长按识别二维码

欢迎关注“望天娱”